哑女

9527 8天前 0

  当发觉木爱上她的时候,桃忽然不会说话了。

 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,木像往常那样坐在桃的对面,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,沉默的嘴角边不时地绽出一朵又一朵微笑的花。那笑带着一种不自觉的不自主的气息轻柔地绽开,又甜美地合上,合上之后又绽开了。

  桃远远地看着木,看着木唇角上如花一般的微笑,心中蓦地掠过了一缕隐秘的悸动,那悸动如闪电一样曲折如闪电一样明亮,并且还燃着细碎的小火苗,轻轻地烧灼着她的肌肤。

  我想你。木终于开口说道。

  桃的心立刻湿了,就仿佛木的声音是一场春天的细雨,全部地洒入了她刚刚被火烧过的身体。

  桃低低地垂下眼,用潮湿的眼睛盯住透明的玻璃桌面。桌面微微地发着蓝光,她看见自己的手指搁在那细微的蓝光里,柔软地颤抖着。

  我也想你。桃的泪落下来,滚落在颤抖的手指尖上,然而木却没有回答。她惊讶地抬起脸,只见木依旧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他的双唇紧紧地闭合着,一片忧伤的云从发亮的眼睛里蔓出来,迅速地淹没了他的脸。

  我也想你,木。很想很想你。桃忍住即将滑落的泪水,用力地对木说着。

  木没有反应。木还是那样呆呆地看着桃,白皙的脸颊越来越幽暗了。木是怎么了?桃焦急地探过脸去,可是木依旧死灰一般地坐着。

  木。桃慌乱地大叫了一声。

  木没有理桃。他的头像沉重的乌云一样垂了下去,他不再看她了。他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还是突然地失去了听力?桃慌忙转到他的身边,双手搬住他落寞的双肩,冲着他的耳(*)朵用力地叫起来。

  木,我也想你,很想很想。每一个白天我都在想你,每一个黑夜也都在想着你。我一直都在想着你。桃焦急地说着,木却不肯回答她。他忽地站起身来,甩掉了她放在他肩上的手指。在他掉头的一瞬间,桃看见了他眼中溢出的伤痛,那伤痛鲜艳如血,深刻如刀。

  木径直朝着远处旋转着的门走过去。

  桃愣愣地站在原地,一只手按住冰凉的玻璃桌面。桌面仿佛在摇晃,也许很快就要倒塌了。

  二

  桃以为木再不会来找她了。

  独自躺在黑夜的最深处,桃看见自己的泪水像白色的丝线一样挂满了寂寞的脸颊。木听不见她的声音。木为什么会听不见她的声音呢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
  桃不知道。

  桃真的不知道。

  那一天,桃忽然又看见了木。木有些憔悴了,原本光洁的脸上现出了一条又一条的皱痕。桃愣愣地盯住木的那些突然长出来的纹络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木又微笑了,只是那微笑中含满了雨和烟,那微笑就像一个南方的梅雨季节。

  我爱你。木收起了忧伤的笑容,很仔细很认真很悲伤很绝望地看着桃。

  桃的心急速地跳起来,那样强烈的跳动竟使她恐惧着,生怕它会一下子跃出了胸口,然后掉在地上摔得粉碎。

  我也爱你。桃赶忙用手压住急速跃动的心,斜斜地垂下脸去。微微发蓝的桌面映出了一张脸,一张脸上盛开着一朵丰满娇柔艳红的花,那花像在燃烧又像在发抖。

  我知道你并不爱我。木的声音忽然坠落在桃笑着的脸上,燃烧的花忽然浇了一盆冷雨,骤然地熄灭了枯萎了。

  我爱你。桃焦急地对木说,一双眼睛悲伤地软弱地望向木的眼睛。木的眼睛里阴云密布,木用阴云密布的眼睛哀伤地盯住桃。

  但是我觉得你是喜欢我的,有一天你也许会爱上我。你肯定会爱上我的。你肯定会的。木的声音如草汁一样酸涩。他伸出双手握住桃的发凉的手指,然后急速地拉到了他的胸口。

  你肯定会爱上我的,因为,因为我是这么爱你。木将桃的双手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,桃的手指触摸到了他滚烫的皮肤和藏在皮肤下的那颗燃烧的心。

  桃的眼泪飞快地落下来。

  我爱你。桃落着泪说。我已经爱上了你,你不需要再等待了。木,你不需要再等待。桃哭泣着对木说,可是木没有看她,木只是将他的脸贴到她的手指上,仿佛雕像一般地静止不动了。

  三

  桃和木一起渡过了很多的日子。

  那些日子里,桃时常一个人悄悄地落泪。桃落了很多泪,然而那些泪水都落在了她一个人的时光里,木并不知道。木永远看不见她的眼泪,就像他永远都听不见她说的那些话一样。

  是一个幽黑的深夜里,桃和木相对坐在一起。

  在那个看似平淡庸常的夜晚,木一直都很沉默。木始终不肯说话,他像一块千年形成的岩石一样坐在桃的面前,脸上的憔悴就如一片被风吹干的土地。

  我要走了。木终于说道。

  桃的心立刻碎了。她清晰地看见心破碎之后,一块一块地飞溅着的形态。它们像冰花一般地飘飞着,又像冰花一般地落下去。

  你不要走。桃绝望地说。

  木缓缓地斜过脸去,看着被灯光照得苍白的墙壁。

  我终于明白,你根本不爱我,而且永远也不会爱上我。木侧着的眼睛里忽地生出了水光。

  桃匆忙舒开手臂,去探木放在桌面上的双手。然而木的双手却抬了起来,他将手指插入了两腋。他发着水光的眼睛呆滞地望着落满灯光的墙壁。

  我的心已经死了。木的声音笔直地飞落进桃的耳朵里,他眼中的水光开始摇曳。

  桃的泪水又不争气地掉下来。

  木,我爱你。我是爱你的,木。桃的泪水一颗一颗地滴落在发蓝的玻璃上,玻璃于是便被淋湿了。桃的脸叠印在淋湿的玻璃上,模糊,破碎而又混乱。

  我想我是该走了。木推开身后的椅子,然后徐徐地站起了身。

  桃没有抬头,她只是看着他的身影倾斜着落入了桌面,随后遮没了她破碎的脸。

  木静静地站着,最后还是转过身去了。

  我真的是该走了。木扭回脸来,看着桃。

  你的确应该走了。桃说。

  我知道。木的脸上绽出了一个伤感的微笑,他果决地扭过了身。

  桃怔怔地盯住木的背影,在潮湿的目光里,她看着他一点一滴地离开她,然后又一点一滴地融入了漆黑的夜色之中。

  四

  木走了已经有半年多了。

  很多的时候,桃还是会想起木来,想起和木在一起的所有琐碎而快乐而悲伤的时光。在无数次的回想与怀念之中,桃渐渐地明白了一些事。她终于知道当木说出爱她的那些时候,她便失去了声音,她成了一个哑女。

  她曾经变成了一个哑女,当有个人说他爱她的时候。

*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