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白念

9527 8天前 1

  在一次偶然的擦肩,就注定了他们两个有缘。

  上一世的回眸,变会换得下一世的相守,但,即便是有过蚀心入骨的爱情,在经过奈何桥时,已忘得干干净净……

  苏念第一次遇见白安,是在江南。

  春季江南雨水连绵,风景确实不错,有许多游人会来江南。

  鸦青色的天空飘着细雨,燕子从天空低飞而过,微微的凉风拂面而来,嫩柳枝条在空中飞舞,时不时拍打着水面,发出细微地清脆生响,空气里有着丝丝地甜意。有不少的游人驻足停留。

  苏念从小在江南长大,再好的风景于她来说都已不能吸引她驻足了。

  近几日下着雨,在家里呆闷了的苏念想出门走走,婢女小浅想跟着出去,却被苏念遣了回去,她出门一向喜欢自己一个人。

  雨小了些,苏念换了一身略厚实的白锦裙,取了一把油纸伞,踩着莲步出门了。

  江南一带,都是黑白居,青石巷,一眼望去,全是黑白色。

  苏念无聊地走在巷里,下雨天出来的人很少,偶尔碰到几个人都是急匆匆地跑过去。而他,却不一样。

  青衣公子走在雨中,如果不是在飘着雨,还以为他是在散步。一步踩着水花,一步度着步子,一副享受地样子。一身青衣略湿,想必是刚淋不久,墨发束起,俊眉微微斜挑,一双丹凤眼刹是好看。

  “这位姑娘也是在雨中漫步的人么?”

  青子公子显然发现苏念在看他了。声音如同水滴声一般清脆悦耳。

  苏念微微一笑,答道:“小女子愚钝,不像公子一般独特清高。让公子见笑。”

  “哗——”

  雨声突然大噪,雨下大了起来。

  那青衣公子本来就湿润的衣服淋成了透湿。

  雨很大,雨滴打在伞上发出很大的声响,雨水顺着伞檐流下来,打湿了衣角。

  苏念看到青衣公子颇为享受这大雨地模样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将伞打在了青衣公子的头顶,一把拉过他的手拉进屋檐里躲雨。

  进了屋檐,苏念赶紧将白安的手放开,神色有些尴尬地将伞收好,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远方。

  白安被苏念拉着的时候还有些微楞,现在看到苏念地样子又有些好笑,是她牵的我的手,结果自己却不好意思了……

  “白安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我的名字。”

  “哦哦,我的名字是苏念!”

  “苏念?很好听的名字。”

  从那次之后,苏念与白安就认识了。

  一直关系只算朋友的人,却在元宵节的那天突飞猛进。

  那天,白安约了苏念去看灯会,苏念看上了一盏莲花灯,却又要猜谜语来拿到,可偏偏题目又是苏念不会的,本着朋友的身份,白安自是要帮一帮。

  却不想拿到灯盏之后,苏念高兴地立马拉着他去了河边放花灯。

  因为天色太黑,苏念站在河边放花灯的时候不小心脚滑了,掉入了河里。

  苏念是大小姐,不会游泳,再水里扑腾,喊着救命。

  听到动静的白安急忙下水去救,救上岸的苏念好不狼狈,浑身湿透。

  衣服紧贴着苏念玲珑有致地身体,白色的锦衣里隐隐约约显出红色肚兜。

  苏念被白安看了个精光,自己却浑然不知,待事后被白安(*)送回家后,才反应过来。

  自此之后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变得有些暧昧,但谁也没有捅破最后一张纸。

  正在苏念以为自己和白安就要在一起的时候,白安却……说他要走了。

  “苏念,我要走了……”白安的声音很缥缈。

  “你去哪?”苏念拉着白安的胳膊问。“你去哪我都跟你去!”

  白安没有回答,只说了一句,“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……你忘了我吧……”

  “为什么?”苏念的声音有些颤抖。抓着白安的手臂有些用力。

  白安拧眉,“苏念,对不起……”

  是了,他只能说对不起,这一次……他是真的可能回不来了……他的身份特殊,他在这里隐居了三年,却终有一天要走的。那里,有他的使命……

  白安看着苏念,眼神挣扎。

  苏念泣不成声,却还是抽抽搭搭地问了,“你什么时候走?”

  “明天。”

  “好,那今天,你就再好好地陪我玩一天好吗?”

  “……好。”

  那天,苏念趁白安不注意自己去买了药,下到了酒里,她知道,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他,虽然不可能会挽留住他,但是……她这一生,好歹也会有个念想。

  那一晚,他们共赴云雨,第二天,苏念眼含痛楚地躺在了白安的怀里。白安抱着苏念,眼里全是复杂……

  可最终他还是走了。

  苏念看着白安离去的背影,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,落到嘴里,是苦的。

  在白安走了三个月之后,苏念怀孕了,孕呕不止,终究纸包不住火,苏父知道了。

  不管苏母如果劝苏父,他都是让苏念打掉这个孩子!不管他是谁的。还给苏念找了一个亲家,急着将苏念嫁出去。

  苏念以死相逼,最终虽是逃过去了,却闹得满城皆知。

  后来,整个江南都知道,苏家小姐未婚先孕,家父让她打掉却以死相逼。最终还是将孩子生了下来,一出生便长得格外俊俏……

  苏家大小姐给他取名为白念安,据说是随父姓。

  可只有她知道,念安,念安,念君安。

  三年后,一个身着青衫的男子来到了江南,找一个人。

  叫念安。

  后记

  白安找了许久,才终于打听到了苏念的消息,提起苏念,众人皆是嘘嘘一片,将当年苏家的事都说了。

  白安听着苏念怀了他的孩子既高兴又惊讶,听到后面也是眼角有些湿润。问路人,苏家在哪里,又赶紧去找。

  是他对不起她们母子。

  白安到了苏家大宅时,已是黄昏,熟悉的街道,青石巷,黑白居。

  一个穿着白色素衣的女人牵着一个玄色锦衣的孩子走在巷子里。

  “念念。”

  是白安的声音!

  白色素衣的女子回头,声音有些颤抖:“白安?”

  白安一袭青衣,墨发束起,嘴角勾起一抹微笑,故人依旧眉间如画。

  苏念扑过去,将白安一把抱住,有凉凉地东西顺着白安脖子流进衣服里……

  白安回抱住苏念,对她说,“我回来了。”

  是的,他回来了,使命完成后没有要任何东西,只要了回阳间的资格。

  他本是灵使,使命完成是要回地府的,可是他心里有了她。

*

  苏念松开白安,将小包子拉过来,对他说:“念安,叫父亲。”

  “父亲。”小包子一把扑到了白安的怀里。“我还以为

  父亲不要我和娘亲了……”小包子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“不,怎么会呢,爹爹最爱你们了!乖~”白安摸了摸小包子的头。

  “那爹爹答应我和娘亲以后都不离开我们了好吗?没有(*)你的日子我和娘亲好孤单……”

  白安抱起白秒安,看着苏念,说:“好。”

  从此,岁月静好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