卿本佳人之痴心错负

9527 8天前 2

  “枫哥哥,涵儿长大嫁给你好不好?”

  “枫哥哥,涵儿长大了,变漂亮了,你什么时候才来提亲?”

  “枫哥哥涵儿不想进宫,涵儿想与你携手一生。”

  大兴6年,姚尚书之女姚涵,选妃之日,皇上一见倾心,钦点入宫,允封馨妃。

  华衣红帐,凤烛映亮了盖头下那张苍白的小脸,一道圣旨生生斩断了五年的期望,那白衣飘飘的少年一步步离自己远去。

  今日之景,姚涵早已遐想了千万遍,只可惜如今物是人非,梦中的白衣少年那个笑起来暖暖的枫哥哥,变成了一个从未见过,黄袍加身的陌生之人。

  大兴之皇,月亦,素不喜女色,后宫除了皇后外只有四位妃子,皇脉单薄,群臣压迫下无奈选妃,当日美女如云,个个红妆锦布,花枝招展,唯有那抹素衣映入眼帘,沁入心扉,玉手一抬,她!封为馨妃,这才有了前景。

  大醉如泥的月亦推门进了新房,那身着嫁裳的娇小人儿,端坐床沿,月亦步步移近,金钩一挑,对上了一双兔眼又红又大,眼眶中含满玉露,月亦勾唇一笑,大手抚上她颤抖的双肩,“涵儿别怕,朕会疼爱你保护你。”身子俯下去,却听到了小人儿细语。

  “不要,不要……枫哥哥涵儿怕…”

  闻言,青筋暴起双眸圆睁,俊脸上多了几分愤恨长袖一甩,姚涵被推倒在大床上,只听月亦留下一句,一(**)进宫门你就已是朕的人,就算以前再难忘也给朕忘得干干净净,既然不想承恩,求恩的人多了,去不差你一个,哼!说完扬长而去,留下如泪人一般的姚涵默默抽泣。

  大婚当日,皇上怒走,其中原因让人遐想非非,却没有一个让人信服,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,馨妃日后难在宫中活下去了,先不说各宫的妃子的欺凌内务府的苛扣,光是小宫女小太监都随意侵犯,偌大馨苑一人打扫,独自煮食,甚至还要帮领头宫女干活才有饭吃,时不时又被人陷害受到皇后处罚,任人欺压着,姚涵也无二话,全都承受着直至一日才有了变化……

  “枫哥哥,你终于来看涵儿了。”姚涵环着叶枫的手臂笑面如花。

  叶枫扫视周围一眼,“这一年里涵儿你受苦了,都怪我没有能力,不能常来看望,如今家道中落,这一别可能再无机会进宫了。”姚涵一惊,“枫哥哥家中有何事?涵儿能否帮上忙?”夜风突然拉住姚涵,“涵儿,枫哥哥求你好不好,你去讨皇上开心,让皇上放过我叶家,枫哥哥求你了。”姚涵呆呆的望着面前这个深爱了6年的男子,深吸一口气,轻轻点点头。

  一夜之间,一向沉默低调的馨妃主动去请皇上,所有人都准备好了,看她的好戏,却不想皇上扔下怀中盛宠的美人,拥着她欢笑而走,这一举动不仅仅吓坏了各宫的妃嫔,更是提醒了所有人皇上对这个叫姚涵的女子,动情了。

  那一夜,姚晗忍住了,一直到身上的月亦累到睡着,泪才哗然而下,为了她的枫哥哥这点牺牲真的不算什么。

  大兴八年,馨妃品行端正,升为馨贵妃,协助皇后执掌后宫,叶家长子叶枫才能出众封为右相。

  馨苑再也不是那个冷寂的馨苑了,每时每刻都有人进进出出,门槛都踏破了几道,曾经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人,都一个个像狗一样的看瑶涵脸色行事,那些曾经欺凌过,姚涵,的宫女太监现今尸首都不见踪迹了。

  “涵儿,你可以帮我吗?珍妃的父亲最近不停的弹劾我,皇上都对我有意见了。”

  女子笑笑点头。

  大兴九年,四月,珍妃受左相指使,下毒毒害馨贵妃,龙颜大怒,全家七十五口人全部斩首。

  “涵儿,王太傅……”

  大兴九年,十一月,太傅公然骂馨贵妃,皇上一声令下,王太傅人头落地。

  “涵儿,皇后她……”

  大兴十一年,一月,皇后推怀有身孕的馨贵妃,进荷池之中,胎儿死于腹中当场,皇上亲手将皇后按入池水之中,逝世。

  “涵儿,我要完婚了。”

  姚涵抬头凝望这张夜夜思念的脸,突然有些陌生,良久才起唇,“祝贺你。”

  “但是我要杀了你,我知道你爱我,所以难免生恨,你又受皇上宠爱,有些事谁也说不准。”说完手中暗藏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插进了,姚涵那嬴弱的身躯。

  姚涵并未惊讶,而是皱紧眉头,腹部流出血来,猩红的血染透了他的白衫,嘴角也渗出了血迹。

  “枫哥哥,你爱过我吗?爱过吗?”

  叶枫收回手,匕首却依旧留在姚涵身子里,“爱?我爱的从来只有我的未婚妻,对于你从来只是利用你知道吗?但是我告诉你皇上不喜欢素色,其实刚刚相反,至于曾经对你允诺的种种,也只不过是为了讨你欢心而已,而今日你必须死。”随着声音的噶然而止,他就抽出了那把匕首,又朝姚涵的心口刺去,才愤愤离开。

  痛真的好痛,痛得透彻,痛的不是身,而是心,曾经的一切美好,如今看来,不过是自己天真罢了,天真的以为自己那么爱他,他也一定爱极了自己才是,原来一切都是个笑话,而自己就是那个最大的笑柄。

  血悄然的流逝了,素白长裙早已不见丁点白芯,泪忍不住的流,周遭一切失去颜色,浮华半生,换来一句只是利用,姚涵渐渐笑了,笑得那样悲伤。

  月亦刚进门,便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,吓得他脸色惨白,看到血人般的姚涵,立马抱住她。

  “涵儿你不要死,你给我好好活着朕不许你死,不然朕把叶枫杀了。”

  姚涵弱弱开口“原来你知道,呵呵,多讽刺啊,他说一切不过是利用。”

  月亦摸下她的头,“涵儿没事,等你好了我杀了他。”

  “不要,不要杀他,月亦,对不起,是我错了,若早些遇到你,我恐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,痴心错付了,就这样吧我一死便都结束了,若有来生,你一定要早些出现,好累好困。”

  “涵儿,你不要睡”月亦使劲摇晃姚涵,“涵儿……涵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不知发生了什么,皇上一夜之间发全白了,三千华发白的渗人,宫中最宠爱的馨贵妃死了,皇上却像个没事人照常上朝处理政事。

  大兴二十二年,皇上病逝,与馨贵妃同葬,享年四十一岁。

  周庄晓梦,结地兰襟,当年事不语,蝶儿双飞,错付一生,常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,却不如曾经爱过。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